至爱狮子--准备移民Gallifrey

一年过社燕方回 上

    燕我向⸜(´ ˘ `∗)⸝还有众多小可爱出现!
  
     听说我亲友语文作业要一个月内写八篇八百字文章,写啥都行总之就要八百字,然后就为了让她早日回归天刀,在她的苦(wei)苦(bi)哀(li)求(you)下,前前后后加起来刚好写了一个星期。
  
    瞎写,真的,文笔也不好【甩锅给理科生,意识流,因剧情需要bug多多【非常理直气壮!!!
    反正交作业的又不是我!!!


  (´д((☆ミPia!⊂▼(o ‵-′o)▼つPia!

    

    阿软站在徐海山下的花生地里,有一下没有下的给这片地里的花生苗浇水。这一浇就浇了一天,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发呆的,脑子里面就常常闪过一抹紫色的身影,风度翩翩英姿飒爽,不过可惜,他再也看不到了。
   
    自从九华寺那一战,阿软便辞退了四盟的职务,回到了徐海老家从此退隐再不闻江湖事。只有唐盟主合起他的红叶在阿软头上敲了一下“也好,回去徐海帮路小佳烧琉璃吧,他上次似乎跟我说他人手不足。不过师弟喜欢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随时欢迎。”
    
    阿软其实有点后悔退隐在了徐海,秦川雪景、襄州云海、燕云大漠、巴蜀山水,有这么多地方可以去,结果自己却回来了徐海,更重要的是他隐居的小屋还热闹的不行。
   
    后来阿软并没有去烧琉璃,而是被路小佳委托去管理他的的专属花生地,就是每天去看着佣人浇水、除草、施肥。
   
    有一抹黑色的身影经常来花生地里面讨花生米,一边拿花生还一边嫌弃花生种的不好“你种的花生估计是我吃过全徐海最苦的,不过只要是花生米,我都爱吃。”然后就悠悠闲闲的走回他的归刀殿去了。
  
     也有一抹绿色的身影每逢过节都会来花生地前的小屋放烟花,那是阿软的住处。问他,只是说:“我放烟花给阿暖看。这里比较空旷,最适合放烟花。”有时在中秋节在门外放上几只纸扎的兔子灯,有时会放上几坛好酒然后笑嘻嘻的说:“这个又是路小佳赢来的,他那里已经放不下了就送你一些。”
   
     也有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瘸子突然的就站在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开口说话,也许不搭理他,他可以站上一天。这时候阿软就会把那几坛好酒拿出来与他痛快的喝上一回,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就一夜喝个不停。第二天他又会拖着他的右腿一脚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阿软只知道他们两个人要喝醉实在是太难了。
   
    “阿软哥,出来跟我放纸鸢吧。”“阿软哥,你有鸡肉干吗?黑煞它饿了。”有时有一抹红色的娇小身影带着她的鹰来找他玩。然后就会被不知道藏在哪里的路小佳拿各种理由带走了。“阿暖,快跟我回归刀殿,我今天发明了新的花生口味鸡肉干。”“阿暖,你叶开哥哥回来了,跟我一起去见他吧。”
   
    他们知道,那个人死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但是他在死前选择做回自己,足以让阿软记住并原谅他了,一直回想起他的一切,让他的形象在阿软的心中不断的升华直到完美。
   
    他们也知道阿软会在夜里说梦话“燕大哥,你别走好不好。”“燕大哥,我好想你。”“燕大哥,你跟我回徐海吧。”也会突然撕心裂肺的喊“燕大哥!!!”
   
    他们也不知道阿软什么时候才能放下。
   
    不过今天阿软的小屋来了位客人。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