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爱狮子--准备移民Gallifrey

一年过社燕方回 中


  续上——
   

    “明月心?你怎么在这里?”
    “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人拦得着?坐吧,放心我不会杀你,如果要杀你还会让你去报信吗?”也是,堂堂青龙会二龙首,武林第一人公子羽的妻子怎么会看不出他刚刚放走鸣悲辛也就是阿软自己的鹰去找人求救?话说回来,自己明明是在隐居,为什么这个小房子却热闹非凡。
    “那敢问二龙首找我何事?”
    “有人想见你。”
    “谢谢你家公子好意了,八荒与青龙会对立,我作为八荒弟子自是不会加入的,更何况我已经决定退隐江湖早就不再理会你们的事。”
    “公子?你现在还不配见我家公子,要找你的另有其人。”
    “哦?竟然会有人有能力劳烦二龙首来找我,看来这个人还真不一般啊。”
    “还不是因为你退隐在徐海,你路掌门为了让你安安静静的种花生,一个月之内就把青龙会在徐海的分舵全都赶走了。如果不是我早就随便派个分舵小卒来告诉你了。”
    “……”
    “得了,明日中午去古陶镇外吧,他在那里等你。”说罢明月心一个疾跑就踏着轻功离开了。
    几乎是同时一抹绿色的身影闪进了屋里。
    “阿软你没事吧,我刚刚在路上看到你的鸣悲辛飞去归刀殿,于是就赶来看看。”神刀弟子与鹰形影不离,如果鹰飞走了那肯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没事,刚刚明月心来找我。”阿软倒也没隐瞒,毕竟以叶开的眼力不可能没看到明月心,不过明月心找他有何事阿软就不打算说了。
    “没事就好,那你多保重,我先叫路小佳不用来了。”叶开倒也识趣,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便又化作一阵风匆匆的离开了。
    “明日中午么。”阿软又对着房子外的花生地发起了呆。
   
    “你就是那个要见我的人?”人来人往的古陶镇外有一个五仙教装扮的人闲的格外显眼。
     “在下乃青龙会蓝护法蓝峥,你应该就是那个阿软吧,那个人在客栈里面等你。”说着他指了指那家客栈。“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便。”然后小步的踱到一个真武弟子面前。
    “峥弟,来我给你带了董家的烤鸭解解馋,你在青龙会的日子吃不到吧。”
    “嗯,好香啊,的确是董家的烤鸭,好久没吃了。”
    “我还带了一些甜瓜,来我们去那边坐下来慢慢吃......”
     阿软没有继续偷听下去,他对那个要见他的人更感兴趣。能动用二龙首和蓝护法来见他,来历应该不会简单到哪里,尽管蓝护法看上去更像是从青龙会溜出来偷懒的。
    这个客栈,燕大哥曾经在这里……如今却已物是人非了。在同一个位置,站着个身形单薄比较消瘦的男人,一身白衣,带着厚厚的面纱。
    “先生找我何事?”
    “我要委托你办一件事。”
    “哦?像先生这样位高权重的人为何不差遣青龙会的人去办?”
     “明月心和蓝峥只是欠我个人情,如今已经还清,更何况这件事只有你能办。”阿软看到白衣人的手紧紧的握着,似乎被他刚刚的话惹怒了。
    “究竟是何事?不妨说来听听。”
    “同我去九华取蔷薇剑。”
    “你说什么?那是燕大哥的剑,你究竟是何人,又为何要取剑?”阿软强忍着拔刀的冲动。
    “你误会了,我是他的弟弟,燕迴。明月心给了我血衣重生法,只要将他的剑取回就能让他回来了。”
    阿软一开始还以为是燕大哥假死,只是回来故意装作神秘给他来个惊喜,然而这人只是他的弟弟。要杀燕大哥的是百晓生,按理来说明月心他们欠燕大哥弟弟一个人情也说得过去,只可惜人死不能复生这种道理连小阿暖都懂,这个所谓的血衣重生法估计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那先生想何时启程?”
    “不如就现在即刻出发?”
    “可以,待我回去收拾一番,再让鸣悲辛帮我去路小佳那里交代一下我们就走。”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