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爱狮子--准备移民Gallifrey

一年过社燕方回 下


_(:зゝ∠)_最后一节请配合图片食用
[悄咪咪的改了张图]

    从徐海到九华要整整两个月,还要经过秦川开封等地。阿软他那天也没多想,背了两袋花生,随便在驿站买下辆马车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现在倒好,两个人穿着单衣在秦川的冰天雪地里冻得瑟瑟发抖。虽说两人都运起了真气抵抗寒冷,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随着马车的起伏一起颤抖。
    “先生要是觉得冷,我可以把我的披风借你围一下。”说着指了指自己脖子上那条黑色的皮革披风。
    “额,不用,我不冷。”
    “唳——”只听到一声鹰叫,只看到一个黑影闪进燕迴的怀里。
    “看来我的鹰也受不住这里的寒冷要进来取暖啊。先生,不如你就抱着它取会儿暖。”阿软暗地里给鸣悲辛竖了个大拇指,只有阿软最清楚,这小子最喜欢在雪山抓野兔野鼠,玩的不亦乐乎,怎么可能怕冷?怕不是进来找人撒撒娇罢了。虽然说它和燕迴相处不过几周,现在竟然肯这么亲近燕迴,看来以后要好好教育这小子啊,竟然随随便便就相信……
    “阿软。”
    “先生何事?”
    “以后叫我燕兄吧,不要再叫我先生了,虽然我比你大但也不至于叫我先生。”
    “嗯,那燕兄想来点花生吗?”
    “呸,你这花生真苦,你家路掌门竟然会吃这种花生?也是,要是吃一般的花生他又怎么会那么强。话说你怎么没带酒,只有花生没酒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阿软没有理会燕迴的牢骚,自顾自的赶车去往下一个驿站。
    不久身后就传来若有若无的呼吸声,撩开车帘就看到白衣人斜斜的靠在一边睡着了,怀里的悲辛鸣看到了主人,扑腾了两下,示意想要出去玩,“不行哦,至少等他醒过来你才能走。”然后喂了它一点鸡肉干当做是补偿。
    车里人睡的香甜,阿软有不止一次想要掀开他面纱的冲动。他会不会和燕大哥长得一模一样呢?是不是因为太像了才要带面纱免得被人误会?不过他怕掀开之后那个人并不像燕南飞,更怕如果真的长得一模一样像血玲珑和玉蝴蝶两姐妹那样,自己又会不会把燕迴代入成燕大哥。明明两个人的性格感觉并不像,却又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也许只因为他们是两兄弟的关系吧。阿软没问他为什么要取剑,也没有问他要蔷薇剑有何用,也许后来又会出现一个“兵器谱首——蔷薇剑”不过,在阿软心中那把剑的主人,永远都只有一个人。随后阿软放下了车帘继续赶车去了,毕竟他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马车就这样晃晃悠悠的经过太白沉剑池、剑碑,还遇到了太白双秀,实际上是他们两个特意赶过来看望阿软的,毕竟自从上次离开秦川,阿软就再没跟他们见过面了。公孙剑还笑嘻嘻的给他车里塞了独孤若虚藏的两坛好酒。
    “这下终于有酒配花生了,路上不会再感到无聊。真好。”车里人突然开口,倒是吓到了太白双秀,这人武功竟如此深厚,刚才竟然没能发觉?此人又由阿软陪同,恐怕……两人识趣的一对视一眼“阿软,我突然发现还有北面剑坪的积雪没有清理,我们先走了。”就这样马车又再晃悠晃悠在秦川的雪地山路里。
    也许是阿软的错觉,明明刚刚燕兄在感叹有酒配花生,不知道为什么他从那句话中感受到了一丝丝妒意还是醋意。
    晚上,阿软做了个梦。梦见在巴蜀双月湾外的桥上,燕大哥走在前面看似不在意的问他如何看待被信任之人背叛,梦里阿软没有像当初一样傻傻的回答他要么大义灭亲要么劝他回头。
    “小友?”燕南飞看他呆呆的站在那里。
    “燕大哥我原谅你,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雨,巴蜀的雨又开始下了。
    还没等阿软看清燕南飞的表情,梦境又一转,到了他和燕大哥决裂的那个崖边。
    “今日你若一走,我们前程勾销。他日你我相见,必定刀锋相向”不,不要,快停下,不是这样的,别说了。“你究竟是不是我的燕大哥?”只看到燕南飞带着青铜面具渐渐走远。
    “燕大哥你别走!”
    燕迴被阿软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吵醒,事实上他也没睡的很沉,毕竟他还得提防被阿软掀开面纱……
    他靠过去看到被噩梦折磨的阿软,十分心疼的把他环在怀里。
    我没走,我就在这里。
    没错燕迴就是燕南飞,当初他真的离死不远了,如果不是刚好公子羽微服私巡到了九华,他早就被傅红雪埋在了九华寺的山后。公子羽骗傅红雪说要把燕南飞的尸体带回去巴蜀葬在孔雀旁,然后连夜把他带回青龙会总部亲自为他疗了半个月的伤,然后这个武林第一人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燕南飞只记得醒过来就被蓝峥喊着要赔他山鸡,原来公子羽替他疗伤的时候佣人们还不知道龙首已经回来了,竟没人准备饭菜,为了让疗伤不要中断,公子羽就随便在后山抓几只山鸡再生把火烤来吃。看着地上一堆堆鸡骨与旁边已被雨水浇透的柴堆,燕南飞只好先放下找小友的事去帮蓝挣去云滇抓山鸡。如此一来离九华寺一战大半年就过去了。
    也不是燕南飞想隐藏身份的,就怪他“蔷薇剑”的名气太高,更何况曾经是龙首替身的身份让他更不敢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本来想偷偷找小友一起商讨退隐江湖,却没想到小友身边有这么多人围着转,只好找个借口把他带出来讲清楚。取剑就是个不错的借口,再说这把剑是孔雀送给他最好的礼物自己宝贝的不行,那剑锋,那色泽,自己还真舍不得就这么插在九华寺的后山。
    燕南飞看着阿软的眉头渐渐舒展,身子也渐渐放松下来,就俯身轻轻的在阿软的额头上啄了一口。
    小友还是这么的可爱啊。

    九华寺后山。
    燕迴半跪在坟前,双手握剑作势往上拔,嘴里念念有词“青龙不死,血衣重生。青龙不死,血衣重生……”忽然发力拔剑并摘下面纱“小友,我回来了。”
    “……”
    “小友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
    “小友你说句话啊,是不是吓傻了?”
    “燕南飞!装死很好玩吗?玩弄我感情很好玩吗?”阿软举起刀就一个踏浪斩砍过去。
    “不是,小友你冷静点,你听我解释。”燕南飞一个侧身躲过。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多难过,我以为你真的回不来了,我还没来得及说……”阿软扔下刀用力的锤燕南飞的胸膛。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燕南飞任由阿软锤他。
    “我以为我在也没有机会跟你说……”
    “说什么?我在听呢。”
    “燕大哥,我心悦于你。”

    远处的一棵树上站了两个人。
    “燕迴燕迴,不就是燕子飞回来了嘛,阿软还真是傻啊,怪不得能种出这么苦的花生。”说着熟练的往嘴里扔了颗花生米,然后又被苦到皱起了眉头。
    “这个燕南飞也是傻,这么毫无诚意的隐藏身份能认不出他的估计也只有阿软了。”
    “你以为个个都像你那么好眼力。”
    “那公孙剑和独孤若……”
    “他们是猜的,更何况燕南飞赶客的意图那么明显。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要不阿暖又要嚷着要见叶开哥。”
    “你这个神刀掌门不也是溜出来两个多月?”
    “谁叫阿软把我的两袋花生带走了,足足两大袋啊!我这两个月吃什么!”
    “……”

    说到这了,那个穿白衣黑皮革披风穿衣极度不搭的说书人“啪”地合起了扇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尽早的对心悦之人说出你的心意,要不就有可能再没机会对他说了。”看到围坐在前面听故事的神刀弟子们还一脸不满足,他又笑道:“花未凋,月未缺,人就在天涯,一切都很好。有你更好”然后扔下扇子,踏着轻功回到花生地前的小屋里。
    “阿软,我刚刚从路小佳那里偷了坛酒,我们今晚不如上屋顶赏月吧。”边说边拍掉泥封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不去,我地里的花生被野猪踩了,等我把它抓住……”还没说完就被燕南飞揽着腰带上了屋顶。
    “……”
    “小友别生气嘛,无论明日如何,都不可辜负今夜的月色,来,喝!”然后把那坛酒塞给阿软。
    “真拿你没办法。”
    一月,一酒,两人对饮。
   
   
    end.



完结了,结尾写的时候对着屏幕全程痴汉笑( ͡° ͜ʖ ͡°)✧
而且每节都差不多1000+【控制不住洪荒之力啊!!】

这本该是在写一个刀子,结果!结果!甜掉牙了【捂脸‪( ⸝⸝⸝_⸝⸝⸝ )‬

评论(1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