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爱狮子--准备移民Gallifrey

天刀/守望/DW/兔虎 杂食动物+文笔废+起名废 经常掉落各种毒脑洞 不为了你才写的【划重点】 所以不喜欢就不看好了别bb 很佛……

银耳炖牛奶
( ^q^)ノ我燕!!!

#八升旺仔牛奶梗#
瞎写的【反正我已经冷到失去理智


     少侠捧着本《大宋民间食谱摘录》饶有兴致的念到:“将一朵银耳剁碎浸泡一晚,加三碗水和少许糖,小火煮一个时辰,再放置一刻钟后加入适量的牛奶,就可以品尝到美味的银耳炖牛奶。”然后走到一个锅前把盖子掀开,“银耳我已经煮好,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燕大哥你的燕奶什么时候好?”
    “小友,你不要再说那个词好不?”燕南飞一边整理衣领一边从房间里走出来,悄咪咪的往少侠手里塞了一碗奶。
    “牛产的奶叫牛奶,羊产的奶叫羊奶,那燕大哥产的奶难道不该叫燕奶?”说着就把那碗奶倒进锅中搅拌,不久厨房就飘起阵阵香气。

   
    在一个月前某青龙会蓝护法在研究毒药时,一个不注意就让住在隔壁的燕南飞中了招。可能是他的特殊体质,身上竟完全没有任何中毒的症状,直到三天后……
散发着一身奶香的燕南飞怒气冲冲的踹门进去找蓝峥讨要说法,结果不幸被对方以研究解药为借口,被摁在地上榨得一点都不剩。燕南飞走的时候蓝峥还倚在门边一边舔着嘴角未干的燕奶一边跟他说到:“放心吧,两个月内一定可以做出解药。”说完还不忘摇摇手中装着白色液体的器皿。
    这两个月,青龙会是待不下去了,燕南飞如是想到。

   
    于是无处可去的他连夜坐马车溜到了少侠的小宅子。
    “小友可否让我在贵地住上几天?”
    “燕大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都随时欢迎。”
    成了。住的问题解决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他的胸部,每时每刻都在分泌乳汁,而且被蓝挣啃过之后似乎变得更加敏感了,被衣服擦过时会还有一种陌生的快意。为此他不得不换上一套深色的厚衣服,来遮挡他胸前可疑的水渍,也不得不用马车代替轻功飞行,以免被风鼓动的衣服摩擦到了乳首。
    自从燕南飞住进宅子后,房间里常常飘来若有若无的奶香,虽然少侠曾一度怀疑燕南飞在外面有私生子甚至还把私生子带到他的宅子里抚养,但是自己却又偏偏找不到证据也只能作罢。

  
     直到某天……

    “燕大哥你这是?”
    “啊!小友不要看。”后者十分迅速的用衣服掩盖胸部。
    “快给我看看,你是不是在外面受了伤。”
    燕南飞吓的赶紧把衣襟压紧“小友你先听我说……”还没说完直接被少侠一爪子撕开了衣服。
你确定你这是查看伤口的力度?我的衣服哦,撕成这样还能补吗?燕南飞如是想到。
    “……”
    “小友?”看到少侠的脸色逐渐变黑,燕南飞试探性的叫了一下。
   “燕大哥这是怀孕了?孩子他爸是谁?”
    “不是的,小友你听我解释!小友……小友?小友!!!”

   
    燕南飞很努力的通过整晚的肢体交流才给少侠解释清楚。
看着枕在臂弯里的燕南飞,少侠不怀好意的笑道“燕大哥在这里待两个月,总不能白吃白喝吧,不如就让你的燕奶当作房租,你看怎样?”
    “唉~我还能拿你怎么样?”屁股都开花了!

    于是这两个月的美好时光里,少侠每天都变着花样的用燕奶做各种甜点。美其名曰不能让燕奶白白浪费了,实际上还乐此不彼的看着燕南飞每次挤奶之后羞答答的样子。

    “果然,这奶还是越新鲜的越好。”也不知道是厨房太闷了,还是因为小友的话,燕南飞脸上渐渐泛起红晕,连耳尖也变红了。
    “小友。”
    “燕大哥是要我盛碗给你?”
    “谁会吃这种东西啊!我是说已经快两个月了,我该回去找蓝峥拿解药……”少侠若无其事的盛了一碗塞到了燕南飞手里。
    “我前几日帮你问过蓝师兄了,他说某天晚上有只鹰飞进来把解药叼走了,再配一次解药可能要一个半月。”
    “……”燕南飞狠狠地瞪了一眼站在窗外架子上的那只黑鹰,然而后者只是很无辜的扇了扇翅膀。
    “接下来的那一个半月也要继续再接再厉啊燕大哥。”
    “……”光速远离……
    “燕大哥你躲哪呢,你那碗银耳炖牛奶还没喝呢。”

end.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