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爱狮子--准备移民Gallifrey

天刀/守望/DW/兔虎 杂食动物+文笔废+起名废 经常掉落各种毒脑洞 不为了你才写的【划重点】 所以不喜欢就不看好了别bb 很佛……

【天刀同人】十九青枫36(穿越,唐青枫x妖人神刀)

撒宝宝:

三十六、不走正门


  说实话,身份这件事,一直是个让江时久头痛的问题。


  自己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里,无父无母无家无室无门无派,却莫名其妙有了一身武功,不出名还好,万一出了名,单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让人觉得吊诡了,要是还有人发现她的武功和神刀堂一样却并不在神刀堂名下,那她就算浑身是嘴也没法说清楚。


  这本来是应该时时警惕着的事,但千不该万不该,她刚刚还真就是忘了——傅红雪某种意义上算半个神刀堂的人,她居然就这么大喇喇地用神刀堂刀法配合着鸣悲辛砍瓜切菜一样杀了一大片的人,真是……她如今真心觉得“蠢”字都算是在高估自己的智商。


  傅红雪这人虽然平日沉默寡言,却不是个容易让别人糊弄过去的人,他那双寒星般的眼睛盯着江时久,又问了一次:“你是神刀堂弟子?”


  江时久感觉自己喉咙发紧。


  很好,现在就两条路摆在她面前——是?还是不是?


  说是,对付的了一时对付不了一世,他迟早能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神刀堂弟子,不论是从路小佳口中还是从她平时露出的破绽里,一旦发现怀疑就会铸成,到时候她更解释不清楚。


  说不是,虽然无法解释自己这一身武学从何而来,但总好过日后被人怀疑再怀疑,彻底陷入被动。


  这么想来,江时久大致也理清楚了思路,于是她清了清嗓子,放松了下来,坦然地回答道:“我不知道。”


  嗯?


  这答案很显然超出了众人意料,就连唐青枫也不乏惊讶地看着她。


  傅红雪依旧紧紧盯着他,目光动也不动,惜字如金地又问:“为何。”


  “我醒过来时就躺在东越宁海镇中,正值深夜,身边无人。”江时久回答,“前尘往事尽忘,只有这把刀和鹰在我身边,武学从何处师承,如何学得都不记得了,所以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神刀堂弟子?”


  听到她这个回答,傅红雪沉默半晌,最终点点头,不再说话了,而是转身一瘸一拐地走向了自己睡得那辆马车。


  这算是……过关了?


  江时久在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之所以这么回答,是因为她觉得既然选择了坦诚,那就不妨更坦诚一点——她的确醒来时就在宁海镇,没有师门更没有师承,身上的东西也都是醒来时就有的,这话九分真只有一分假,由不得他不信。


  大概是觉得方才傅红雪的问话勾起了她的一番“伤心往事”,燕南飞还冲着她抱歉地笑了笑。


  江时久大方地摆摆手,表示不碍事。


  结果一回过身,她却是被自己旁边的那两个人给吓到了:“你们……你们俩干嘛这么看着我?”


  只见唐青枫拿着扇子的那只手僵在了身前,意红蕊更是眨巴着那双有着特殊瞳色的眼睛,满眼复杂地盯着她。


  江时久被这两个人给看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赶紧搓了搓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皱眉问:“你们俩有话快说,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没什么。”说话得是唐青枫,他收起了扇子,意味深长地看着江时久,“只是时久兄从未与我提起过这些,初一听闻,有所惊讶罢了。”


  江时久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枫弟不问我当然也就不说,这又不是什么非常愉快的事情,为什么非得说出来闹得别人也跟着不开心?”


  “那你醒来时可曾有哪儿不舒服?”意红蕊不愧是学医出身,头一个关注得就是身体上的毛病。


  只可惜,江时久只能再次朝着她摇摇头:“没有,除了感觉到地面冰凉之外,没有任何感觉……行了,天色已经很晚了,还睡吗?”


  她倏然转开话题,令唐青枫和意红蕊都以为是触及了她伤心处不愿多谈,谁能知道是她懒得再继续扯淡下去了呢?


  不过,提到睡觉,意红蕊脸上不由得出现了苦瓜般的颜色。


  无他,若是说之前这块空地还能勉强一睡,只是嫌有些硌骨头的话,现如今这地方是彻底睡不了人了——全是黑衣人的尸体,血腥味浓得随处可闻,睡在这地方估计会做噩梦。


  “我可真羡慕你们。”意红蕊看了看一身公子衫的唐青枫,又看了看一身书生装的江时久,哀叹道,“你们怎么都没有沾上血啊?”


  江时久和唐青枫对视了一眼,对方身上果然如意红蕊所说的那样,干干净净,半点血迹也没有。


  于是江时久憋不住又在心里狠狠崇拜了唐青枫一回——她身上不染血是因为穿得是文士的外装书剑飘零,系统的衣服自然沾不上血也不会脏,唐青枫那可全凭得是自己的真本事,由此也足可见唐青枫武功之精妙高超。


  当然,她不知道唐青枫也有和她相同的想法——他方才只是在外围以暗器退敌,时久兄却是杀入敌围中却仍能不染血迹,其武功堪称当世豪杰,然而这等英杰却是遭遇劫难前尘往事尽数忘却,实乃天道不仁。


  嗯,必须得说,这可真是一个美妙的误会。


  此地既然再不适宜露宿,一群人不得不连夜又往前赶了一段路,找了另一处地方简短地休息了一会儿。


  这夜之后,兴许是听进了唐青枫的猜测所以担心朋友心切,傅红雪明显加快了赶路的速度,有时甚至到夜晚也不肯停下。燕南飞和明月心也劝过几次,但傅红雪仍旧我行我素,久而久之也就按他的意思来了。


  也正托傅红雪的福,从离魂峡出发,原本少说也要走上十天半个月的路程,竟然还不到五天就已经赶到了锦燕林。锦燕林再往前便是芳华谷,芳华谷往北就是孔雀山庄,终点近在咫尺。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时久也越发佩服起明月心来。


  要不是她知道熟知剧情,她说不定也跟着其他人一起相信这女人贤良淑德、温慧娴雅了。一路上,吃食用度皆是由明月心操办,每次还都不会忘记江时久唐青枫等人的那一份,对着傅红雪更是关怀备至时时照料,还会经常与秦妙手意红蕊他们聊聊天。


  最重要得是,她真的一点也不急——就算江时久知道孔雀山庄的事是她一手策划,也完全没办法从她本人身上看出任何的端倪来。傅红雪说加快速度,她心疼地担忧两句便真的加快了速度,平时该准备的还是照样准备,该说笑便还是说笑,其城府之深,深不见底,神鬼莫测。


  江时久只能叹息,这样的女人,段数太高,自己一辈子恐怕都赶不上人家。


  ——公子羽不是善茬,他老婆果然也不是善茬啊!


  终于,在出发后第七天的下午,一行人到达了九华芳华谷。


  车缓缓停下后,唐青枫让车夫去谷内先行休息一番,过段时间待他们从孔雀山庄出来再来接人,这才和江时久翻身下马。


  傅红雪几乎是想也不想就要直接上孔雀山庄去,明月心劝说无果,只好和燕南飞一同紧随其后。


  临出发的当口,江时久却是把唐青枫给拽到了一边。


  “时久兄这是?”唐青枫看了看四周,打开扇子,疑惑地问。


  “咳嗯,紫阳总舵离这儿已经不远了。”江时久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说出来,“你要不要……先回总舵?”


  唐青枫眉毛一挑:“时久兄这是急着要赶我?”


  “不是不是。”江时久赶紧摆手否认,皱着眉头解释道,“是我有些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孔雀山庄会出什么事,所以枫弟你还是别跟他们一块儿进去了,万一有什么事波及到你,后悔都来不及。再说了,你都到了九华,李副盟主还等着你回去呢。”


  江时久现在是真的有些埋怨自己的记忆力了——时间太久,剧情的一些具体细节她都忘记了,只记得大概的内容,比如她只记得孔雀山庄这次会被灭门,却不记得它到底是怎么被灭的门。无论如何,孔雀山庄如今就是一个龙潭虎穴,她当然不想让唐青枫也跟着闯,万一唐青枫出什么事,她万死难辞其咎。


  “有危险,那也应当时久兄同我一起回总舵。”唐青枫收起扇子,难得正色道,“尤其时久兄本与这桩江湖闲事无关,孔雀山庄要是真的出事,岂不是我连累时久兄遭这一劫了?”


  “不行,我得去。”江时久果断回绝——她刚刚看了,下一步的任务地点就在孔雀山庄里呢!


  唐青枫脸色一沉:“给我个理由。”


  “我……秦妙手要去,朋友一场,我好歹得过去护着他。”


  “时久兄的意思是,宁愿与秦兄同生共死,也不愿唐某人跟在后面?”


  “不是!”江时久怎么听都感觉唐青枫这话怪怪的,但一下子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真是脑门上汗都要急出来了,“枫弟你别误会,我就是单纯地担心你安危,你是水龙吟的盟主,万一出什么事我……”


  “此事免谈。”唐青枫脸色有所缓和地打断了江时久的话。


  江时久后半段话被他堵得全都哽在了喉咙里,只能瞪着他。


  “时久兄大可不必担心。”唐青枫笑了笑,“唐某虽不是什么绝世高强之辈,但也不会随意让土鸡瓦狗欺负了去。”


  “那……行吧。”江时久叹了口气,不太甘心地点了点头。


  两人商量完毕后,一同走向方才马车停放的地方,不料只这一会儿功夫,那里就只剩下意红蕊了,一问才知道,原来又是秦妙手这货的幺蛾子——秦妙手这个无论到哪里都闲不下来的货,一到地方就说人有三急,跑到草丛里去解手了,还偏要一个人留下来等他。权衡之下,自然是意红蕊作为医者留了下来,等秦妙手解决好再一起去往孔雀山庄。


  “……”江时久心里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围着车看了一圈,另两辆车停在不远处,却不见傅红雪等人踪迹,眉毛一皱,径直走到车边的侍女面前,恭敬地一抱拳,“敢问这位姑娘,傅大侠燕大侠和你家夫人是否方才已经往孔雀山庄而去了?”


  侍女见来者一身书生装束,面相却丝毫无文弱之气,深红色眼瞳,眼尾带红纹,一副不好惹的样子,也不敢怠慢,福身道:“正是,秦大侠让意姑娘等他一起,我家夫人与傅大侠燕大侠就先行上去了。”


  果然……


  还真是千方百计地想甩掉他们。


  “唐师兄,江大哥,我们走吧。”意红蕊走过来说道,“秦侠士已经好了。”


  唐青枫扇子一开,似笑非笑地说:“嗯,走是该走了,但恐怕如今我们已经进不去孔雀山庄了。”


  “咦?”意红蕊大为惊讶。


  “师妹有所不知。”唐青枫说,“孔雀山庄从不会客,只有傅红雪一人进庄则无需阻拦,也就是说,若想要进庄,势必要和傅红雪同时同行才可,我们现在赶过去,已然落后了一步,守庄的护卫如何肯放我们进去呢?”


  说完,他给江时久递了个眼神。


  『明月心果真有问题,时久兄高见。』


  江时久扯扯嘴角。


  『枫弟过奖了。』


  “还有这样的事?”秦妙手也跟着惊讶了一下,但随即他就摸了摸下巴,眼珠子一转,语气意味深长地说,“你说说,这孔雀山庄也是够怪的,不会客,那岂不是遇到事连求个救都得麻烦死?万一要是遭贼了,那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咯。”


  意红蕊不赞同地摇头:“此言差矣,孔雀山庄只是不会客而已,又不是把整个庄子给封起来了。”


  “哎,意姑娘别急。”江时久灵光一闪,伸手虚虚地拦住了意红蕊的话头,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秦妙手,眉毛一挑,“行了,秦兄,有什么法子,直接说出来吧。”


  她怎么忘了,这儿还有个秦妙手呢——一个盗圣,最擅长的不就是不走寻常路吗?这会儿正门被堵,说不定还正合了他的意。


  “嘿嘿。”秦妙手促狭地对着江时久笑了两声,“你与我想得一样?”


  “你说呢?”


  “你们……”意红蕊被闹糊涂了,“你们这是何意?”


  “来,意姑娘,我为你介绍介绍。”江时久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对意红蕊指了指秦妙手说,“这位是如今江湖上的盗中圣手秦妙手,以他的业务水平,就算正门进不去也丝毫无碍。”


  意红蕊一愣:“哦?这怎么说?”


  秦妙手摇了摇头:“完了,你这姑娘年纪小小怎么就变成榆木疙瘩了呢?你想想,正门进不去该从哪进?”


  意红蕊纠结了一会儿:“……后门?”


  “错!正门有守卫你以为后门就没有了?”秦妙手得意一笑,“正确答案是……翻墙!”


  

评论

热度(24)

  1. 至爱狮子--准备移民Gallifrey星雨飞花飞你妈 转载了此文字